弘扬红色文化网
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 -> 红色文化 -> 老兵平台

马文海——部分文学集(军人退伍、军魂依在)

作者:  发表时间: 2021-03-08 11:04:59  

  

 马文海(转业军人):知名文化学者,军事理论研究专家,"智能型"战斗精神理论提出者。现为空军党的创新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,空军大校军衔。出版专著5部,曾5次被评为全军“建言献策之星";撰写《建言》三次被《专报》军委副主席、军委委员和总政首长参阅;5次被作特邀佳宾出席全国相关重大理论研讨会、13次获全军政工网通报表彰。多次应邀为军内外讲课,广泛受到好评。在边远艰苦地区工作16年,三次荣立三等功(战功一次)。担任课题组长或参与完成军内外重大课题13项,获得各类奖项20多个。现受聘为军事科学院特邀高级研究员,国际军事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,空军政治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,空军党的创新理论学习研究中心 研 究员,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常务理事,全军政工网特邀撰稿人。先后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解放军报》《学习时报》《求是》《红旗文稿》等国家核心期刊和种类媒体发表文章160多。


  张平兄赠书《生死守护》

  马文海

  生死守护举大旗,

  碧血丹青贵人民。

  天网抉择金刚怒,

  横扫邪恶惩熊罴。

  十面埋伏正能量,

  重新生活揭腐皮。

  河东自古多才俊,

  平兄铁笔膺俊奇。

  张平,男,汉族,1954年11月出生,山西新绛县人,1986年7月加入民盟,1971年10月参加工作,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,大学学历,文学学士,文学创作一级,一级作家。

  现任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,民盟中央专职副主席,中国文联副主席。

  

  雪域踏歌行

  马文海

  日前,读《解放军报》原社长孙晓青将军老兄惠赠其大作一一长篇报告文学《高原长歌》,豪迈昂扬,大气回肠,情深谊厚,使命担当,掩卷沉思,感慨良多。

  展卷寒气迎雪飞,

  高原长歌情意真。

  涓涓暖流缓缓过,

  疆巡天山踏冰深。

  金戈铁马铜墙柱,

  坐看云起印朝晖。

  荡胸梅枝岁中景,

  春风扬面彩云归。

  孙晓青:

  《高原长歌》讲述南疆军人的故事,让更多人了解他们

  一片遥远的国土,一群可敬的官兵。19年前,我曾在新疆喀什驻军任职两年多,走遍了高原边关的座座营盘,结识了默默无闻的许多官兵,对西陲戍边人的战斗生活留下深刻印象。说边关遥远,中国地图可以证明:如果以武汉为中心,以1000公里作半径划一个圆,上下左右的北京、广州、成都、上海,基本覆盖;而以乌鲁木齐为中心,同样以1000公里作半径划一个圆,位于祖国版图西端的喀什则不在其内。喀什与北京有两个小时的时差。清晨,东部地区的人们起早遛弯时,帕米尔的夜空还是繁星点点;向晚,东部地区的人们开始夜生活时,夕阳正在帕米尔高原散发着迷人的余晖。

  说官兵可敬,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张张淳朴忠勇的面孔。离开南疆后,每当我因采访在全国各地奔走时,无论流连繁华的都市,还是驻足新兴的城镇,我的心中都会冒出一个遥远的参照——南疆。一边,是满怀自信打造新生活的人们;一边,是爬冰卧雪甘愿守国门的官兵。两种生活的强烈反差,使我对中国的国情、军人的使命,以及南疆的经历有了更加深刻的感悟。

  南疆军区的前身是一支英勇善战的红军部队,几十年南征北战,直至进军新疆,驻防南疆,守卫着包括阿里高原、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山在内的广袤国土和数千公里国境线。世纪之交,在改革开放和军队转型的大背景下,这支部队坚持人民军队的宗旨,艰苦奋斗,卫国戍边,将祖国西部的亘古高原,打造成高歌无私奉献主旋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精神高地。

  我当过多年军事记者,职业习惯使然,每次上高原走边关,我都留意倾听、记录,逐渐积累下大量震撼心灵的故事。这些故事诠释了一个词:崇高。中国幅员辽阔,各地发展不平衡是绝对的,尤其人烟稀少、环境恶劣的高原,从来都是边远、艰苦、寂寞、荒凉的代名词。有国就有边,有边必有防。“决不把领土守小了!决不把主权守丢了!”抱定这样的信念,一代又一代热血军人走上高原,承担起和平年代捍卫领土主权完整的神圣使命。他们不为名不为利,不怕苦不怕死,为国家和人民默默地站岗放哨,奉献青春。远看,他们是钢铁长城的一部分,像一面无声的铁壁铜墙;近观,那又是一张张坚毅的军人面孔,而每一张被高原紫外线灼伤的脸庞背后,都藏着一段平凡又非凡的故事。从那时起,我便萌生了一个心愿:为南疆的高原军人写一本书,讲述他们的故事,讴歌他们的精神,让更多国人知道他们,赞美他们,景仰他们,善待他们。

 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和沉淀,2017年我终于腾出手来,梳理了数十万字的工作笔记、个人日记,以及相关部队的历史资料,决定以当年重要的战备行动为背景,聚焦新时期军队基层生活,通过大量鲜为人知的细节和个性鲜明的人物,以及交织其间的部队历史、兵要地志、高原风光、边关风物、民族风情、神话传说等,揭示高原官兵勇敢坚韧敢担当的家国情怀,写出我所亲历的西陲戍边往事。

  初稿写出后,承蒙原军艺文学系主任、著名作家徐贵祥,光明日报文艺部原主任、散文家彭程先生大力举荐,分别向出版社写了推介意见。北京十月文艺编辑部高级编审王洪先认真阅读书稿后,写下数千字的审读意见,根据他的意见,我又一次重返南疆采风,亲身体验到这十多年间南疆发生的巨大变化,亲眼目睹了在强军路上奋力前行的新一代高原军人的崭新风貌,据此对全书进行了较大修改。书中记述的故事涉及众多人物,包括边防连的干部战士、驻军医院的医生护士,以及兵站官兵和总是风尘仆仆的汽车兵。写作中,翻看那些纸页泛黄的老笔记,辨认那些如同乱码的速记字,就像隔着时空同故事的主角对话,谈到什么问题时他们哭了,说到什么事情时他们又笑了,居然历历在目,常常让我写着写着泪水已滴落到键盘上。遗憾的是,时隔十七八年,这些人物大都转业复员奔向各地,如同洒落大海的无数水滴,以化有形为无影的众多个体,汇入无限壮阔的整体,继续澎湃着、激荡着……

  如今,边关依旧遥远,交通已然便利。经过这十多年的发展,当年乌鲁木齐至喀什的南疆铁路,已从喀什折向东南,经叶城延伸至和田;吐鲁番至和田的吐和高速公路正在建设,阿克苏至喀什、喀什至叶城均已通车,喀什至塔什库尔干、叶城至狮泉河的两条国道全部换成了柏油路面,一带一路的交通干线在新疆渐显格局;空中航线同样四通八达,就连最高远的西藏阿里也有了高原机场,前些年正式通航后,逐步开通了连接拉萨、喀什及内地多座城市的定期航班。

  长篇纪实文学《高原长歌》寄托着我的情思:她像一首歌,歌唱的是事业;她像一堂课,讲述的是奉献。在同高原官兵的亲密接触中,我经常有一种走近崇高的感觉。记得第一次踏上阿里高原,我就被它那高耸的冷峻、辽阔的沉寂震撼了。高原缺少植被,难见绿色,可它又是有颜色的。那颜色,远不如玫瑰色那么鲜艳,也不像蔚蓝色那么亮丽,它是一种沉稳低调的深褐色,就像中国地形图赋予“世界屋脊”的色彩,庄重,坚毅,高尚,深刻。高原军人在守卫这片国土的同时,也被这片国土给自己的人生染上一层生命的底色。

  如果说生命也有颜色的话,我愿意像高原军人那样,用这种深褐色作为我的人生底色。

  

 河东文脉话书院

  马文海

  河东书院是运城学院以及我的母校运城中学等的前身,创建于明正德年间,曾位居全国十大书院之六,因位处河东大儒王通、王绩、王勃故里,司马光、卫夫人家乡,文脉深厚,人才广播,荫泽荣耀,影响宏大。本人曾在运中复校六十周年之际,受当时张汉语校长之邀,回去参加校庆。后数次前往观览、每次瞻仰,心潮澎湃,崇敬由然。

  募资筑学五百年,

  碑铭福辉照慈田。

  泛舟禅师法塔下,

  子仲虔智蕴乡贤。

  毁冢传奇托异梦,

  栋梁森荗敬池盐。

  同侪龙兴商大计,

  莫负初心再登攀。

  注:子仲,张子仲明正徳年间任河东巡盐御史,河东书院带头募捐者。

  泛舟禅师塔,国保级文物单位。在河东书院旧舍旁边。

  河东书院创建于公元1514年,当时正是明武宗正德九年。河东巡盐御史张仲修大人,接受了本地广大士绅的提议,自己牵头募集善款,为河东地区创建了一所高等学府,命名为“河东书院”。河东书院自建成到停办先后经历了明朝、清朝、民国三个朝代,共423年,是原河东地区三朝最高学府。

  河东书院的建立是同一个美丽的民间传说连在一起的。

  据安邑县志第十三、十四卷中《响当坟》记载:元末明初,有一百姓,善风水,世居运城以西。其子羡慕父术,屡求葬地,不答。直到其父病危,问之,乃曰:“恐怕你无福。可于我死后,抬棺至西北方五十亩地内,遍游之,绳断之处即葬地。见有铁冠者过,乃下葬之时。但殡后百日不能离家,则贵不可言。”言毕气绝。子遵父嘱,在五十亩地内抬棺遍游,果然无故绳断,但铁冠者未至,不敢下葬。忽风云大作,盆雨倾注,适有行人头顶铁锅而过,遂欣然下葬。此后,子不出户庭半步。至九十九日夜,子忽思:“次日款待亲戚,酒礼未备。天明已足百日,当无妨忌。”于是,凌晨赶至运城。城门未开,便卧地等待。此时,城内御史梦见有一白发者告曰,接驾、接驾,如此反复数次。御史惊起,开城门观之。只见一孝服者卧于城门之外。询之,不言。又问,子才实言相告。御史大惊。恰在此时,又闻城西北葬地鼓乐喧天,象是后端即将登基之举,便惊。遂带兵马追其葬地,掘其墓穴。果真白气一道,直入云际。闪烁之间,似见乘马者多人升天而去。御史惊叫:“好险,好险,河东竟有这等风水!如果不是掘墓及时,我朝必将亡矣!”为此,遂在此地筑起“九峰山”、万岁碑和历代帝王祠等,意在镇压河东正气,破坏河东风水。

  这个传说,虽属荒渺,但传者甚像。于是,河东百姓便寄希望于这块“风水宝地”,期望在此地建造学堂,育出一批“秀才”、“举人”和“清官”来。

  “兴学”的期望终于实现了:明朝正德九年(1514)春,河东百姓终于通过集资这个方式,在这块“风水宝地”上建起了一座“河东书院”。

  据《河东书院》碑记:“正德甲戍春,御史安阳张子仲修,巡盐河东,官史革愆,商民胥悦。夜读书,昼诲诸河东生,乃从官师之请,作河东书院于路。于是,诸车人、店人、牙人愿献木石及力,诸工师愿献能,诸园薮愿厥植。乃选义士命理,乃筑堵周七十雉,乃作‘先门’三稳南面,北渡石桥,‘仪门’三稳,又北,‘讲经堂,五稳……”碑文告诉我们:当御史张仲修顺应本地官绅儒生,计划兴建学堂时,许多赶车的、开盐店的、作生意的、当经纪的,都愿意献出木材、砖石、钱财和劳力;许多能工巧匠愿意义务做工;许多务农种树养花的愿意献出土地、树木和花草。于是就挑选了几位正派的人士具体负责承办建校事宜。

  河东书院自建成到停办先后经历了明朝、清朝、民国三个朝代,共423年,是原河东地区三朝最高学府。

  据县志载:明万历八年,张居正奏毁天下书院,御史李廷观急改“河东书院”为“三圣庙”,才免遭劫难;万历十三年御史赵楷更名“崇圣馆”;万历十六年御史吴达可又更名“育才馆”。清初恢复“河东书院”,清康熙十年(1671)御史布舒熊一洒重修。康熙二十年御史黄斐再修;光绪二十八年(1902)由河东道吴匡将其改为“河东中学堂”;辛亥革命后,又将其改为“省立第二中学校”(1911-1934暑假);旋又改为“省立运城中学校”(1934年暑假——1937)。1933年增设高中部,是一所高、初中具备的完全中学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,于10月间奉令停办。这时初中部已编至五十三班,高中部编至第五班。河东一带沦陷后,校舍被日军占据,后被焚毁。至此,三朝学府仅存“藏书楼”。其它建筑物已荡然无存,“九峰山”已成废墟,但假山、石桥遗迹可辨析。现为市文物保护单位之一。

  河东书院座落在运城西北五公里处,今大渠办事处院内。据县志记载,原面积较大,占地30余亩,有学田40余亩,座北朝南。主要建筑顺着中轴线自前至后,其它建筑,两边对称。从中轴线向北,前有先门、仪门、讲经堂,堂前台阶上建有卷棚,台阶旁是两棵桐树,桐树外是松树,台下还栽有许多松柏和苦槐。在堂的东西两边建有五间房舍,相向而对。东叫“崇义斋”,西叫“远利斋”,还有两个“碑亭”,分别在两斋的南端,面南而立。在斋的背后建有花墙,和仪门之墙相交。仪门东边,有个“东号门”,是面南的。向北走,有“东上号门”、“东中号门” 和“东下号门”,再往北走上东序。在它前边有三个号房,都是面南的。自这门转路登上台阶,都有树木夹阶陈列,下边是楸树,中间是槐树、上面是桐树,在台阶背面是两棵梨树。台阶周围种着茨柏。

  在“仪门”西边,有“西号门”,是面南的。沿西号门往北走,有与“东号门”规模体制一样的三座门,再北还有两个门,门前左右各有揪树。五间面南的“退思堂”建在中轴线上“讲经堂”之北,“退思堂”的北面,是“四教亭”。在堂东偏南下边的,是向西的“左曲房”,它后面是管文件人住的房子;在堂西偏南下边的,是向东的“右曲房”,它后面是勤杂工友住的房子。在西墙的西边有四排向东的单人住的小房间,叫“西蜂房”;在东墙的东边也有四排向西的单人住的小房间,叫“东蜂房”。在中轴线上“四教亭”的北边筑有一座土木结构的楼房,称为“书林”(又名“藏书楼”),楼上中间是祭祀三晋名贤的神堂,两旁是藏书的房间,楼下有个象块圆形玉石的水池,叫“环池”。池内种莲,还可划船,是个“天光云影”的风景区。

  环池北是“乱石滩”。滩的北边是“九峰山”。山间中峰上建有“仰止亭”,便叫“仰止峰”。山东面叫“杏坛”,山西面叫“桃源”,山旁掘有砖井,叫“源头”,山下有四洞,可由前山曲折通往后山,洞叫“游仙”。“莲池”在山的后麓。山上怪石嶙峋,重峦叠嶂,树木茂密,云雾缭绕,所以左山叫“豹变”,右山叫“风鸣”。前人登临藏书楼,有“怪石攒成九叠屏,层楼上倚六符星”之句。就是指“九峰山”而言。“环池”的东边是“石榴园”,建的亭子叫“日新”;西边是“葡萄园”,建的亭子叫“月种”。这两座亭的背面栽有松树,亭前有围绕菊花畦的篱笆,背松拥菊越过篱笆就可以观山玩景。在山北的西面有亭,叫“悠然”,它的后面有个“牡丹园”,亭子叫“丽景”;再往后有个“纫兰园”,亭子叫“余佩”,园子座东向西,亭子座北向南。另外,还栽了许多竹子,通过竹园的小路,可以达到山的深处。

  在山北的东面有亭,叫“绿猗”,它的后面有个“荼縻(这个字应该还有个草字头,读mi)园”,亭子叫“微风”,再往后面有个“籍草园”,亭子叫“一般”,园子座西向东,亭子座北向南。从“仰止山”后,经过青杨林荫道往北走,就到了“游息亭”,再往北走,就进入“百果园”。这座山的北边东麓和西麓,都有砖井槐亭,用水车汲水,从山两边流过,南流通过源头井,再往南汇流到“乱石滩”,再往南汇流到“环池”。环池的东南和西南都设有水闸,东西两条水路,各流经蜂房、厨房、号门流到方塘,两流又汇于石桥,两边方塘又可向北流,灌溉山后各个园林和百果园。可见,整个书院门庭庄严,斋殿巍峨,讲堂宏敞,碑亭傲立,园林清雅,小桥古朴、环境优雅、风景宜人,真可谓河东一绝。前人咏诗一首,生动地描述了当时河东书院的胜景:

  胜地幽深草树新,

  开先卜筑待居邻,

  山连华岳环三晋,

  水带黄河见七津。

  剩有琴书期自得,

  不妨鱼鸟月相亲,

  诸莲径竹多风日,

  坛杏宫芹与暮春。

  河东书院的所有堂、斋、亭、园,不但布局讲究,风格清雅,而且一堂、一斋、一亭、一园,甚至一草一木、一山一水、一碑一石,都与儒家的教育思想连在一起,起到了“文以载道”的作用。学生们进入“先门”,就想做个有道德的人;瞻望“仪门”,就会端正仪容;视碑石,就会使人对以后行为怀有惧敬之心;居住在斋舍里,就会静心寡欲,洗心从善;进入“崇义斋”,就检查自己思想是否正确;出了“远利斋”就考虑自己行为是否违法;登上“讲经堂”,就会刻苦读书;来到“退思堂”,就会思己行为,防止过失;站在“四教亭”,就正心诚意;抬头望山,就以仁为乐;低头看水,就以智为乐;看到两边的“蜂房”,就想到怎样修养思想、做好事业使它正确而恰当,仁者不忧,知者不惑,义者不错;“日新”的含义是忠,“月种”的含义是顺,不失忠顺才能表现出岁寒松柏不凋的气节;所建“松棚”,就是教育人永远向松树学习,以松为明,保持松树的风格;过“乱石滩”,意在使人勇于接受挫折和困难的考验;登上“书林楼”,就会使你不断攀登,追求知识、探索真理;游览“杏坛”,以追述古代,鉴古谱今,汲取经验教训;访问“桃园”,就会想起陶渊明渴望国泰民安、人民安居乐业的社会;在“悠然亭”休息一会儿,想想任何事物都是有规律的,它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,千万不要干那些违背社会和自然规律的傻事;在“丽景亭”会看到大自然对我们的良辰美景;在“绿猗亭”会想到造物主给我们的奇珍异宝;在“微风亭”就看到气象万千、变化不息的宇宙,感到自己知识贫乏,天地间许多奥妙等待我们去探求;在“余佩亭”,看看兰草,就会立志做个品端学优的人,以自己的言行熏陶别人;“藉草园”内,棵棵小草装点大地,你就会想到只要对大家有贡献,即使做棵小草也很好。只要能象上面所说的那样,那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排除各种干扰而休息了,所以,“游息亭”建在后面。人很象各种树木花草,都要有个结果的,所以“百果园”建在最后。

  从此可见,河东书院的所有堂、斋、亭、园的建设与题名,不仅显示了它的用途、特点和内容,而且都具有深刻的含义,起到了文以载道的作用,使每个学生时时处处都能受到有益的启迪和深刻的教育,这充分体现了设计者和造物者的匠心与苦心。


  和苏道君茶饮诗

  马文海

  茶缘惬意饮竹林 ,

  素笺远景笑音频。

  推窗挥毫赏春燕,

  拂露细雨濛甘霖。

  雅兴池旁太极缓,

  恬淡阡陌度闲云。

  极目蓝田思绪处,

  道君楼观访高邻。

  注:楼观,指道观楼观台,在陕西省西安市,苏道君从军后转业西安任职。

  附:苏道君饮茶诗

  ————小住长兴,曾往大唐贡茶院。一壶清茶,三两好友,谈古论今,甚是惬意。

  半盏茶香醒竹林 ,

  一杯新绿伴知音。

  才子窗前挥浓笔,

  佳人帘下渡金针。

  笙箫暂墨听往古,

  琴瑟即起话来今。

  极目后山念桑苎,

  欲将扁舟访山阴。

  雪雨霏霏思太极

  马文海

  神奇幻化渐阴阳,

  和合灵契万物昌。

  无道既是有根在,

  有在无中慧深藏。

  楼观老祖江月赋,

  名山武当内功强。

  华夏文明多少事,

  点划易篆放光芒。

  注:楼观,指陕西省周至县境内的楼观台。

  江月赋,指观内太上老君的西江月诗赋。

  《太极图》据传是宋朝道士陈抟所传出。陈抟是五代至宋初的一位道士,对道家思想和易学都有很深造诣。据史书记载,陈抟曾将《后天太极图》、《八卦图》、《河图》以及《洛书》传给其学生种放,种放以之分别传穆修、李溉等人,后来穆修将《太极图》传给周敦颐。周敦颐著《太极图说》加以解释。现在我们看到的太极图,就是周敦颐所传的。周敦颐“一方面从陈抟派道家易里吸收了太极图式说并与新的解释,另一方面继承了汉唐以来义理学派的传统······成为宋明道学家解易的先驱。”

  《太极图式说》是《庄子》“太极”思想在儒、道两家结出的硕果。

  太极图被称为“中华第一图”。从孔庙大成殿梁柱,到老子楼观台、三茅宫、白云观的标记物;从道士的道袍,到算命先生的卦摊;从中医、气功、武术及中国传统文化的书刊封面、会徽会标,到南韩国旗图案、新加坡空军机徽、玻尔勋章族徽……等等,太极图无不跃居其上。这种广为人知的太极图,其形状如阴阳两鱼互纠在一起,因而被习称为“阴阳鱼太极图”。

  人体是一个小宇宙也是一个小太极, 若画出太极之子午线, 就可见到五个交点, 这五个交点由下向上分别是精、 气、 神、 虚、 道。点到点中间套用到《 无极图》 之修炼过程, 即是“ 炼精化气” 、 “ 炼气化神” 、 “ 炼神还虚” 、“ 炼虚合道” 终至“ 复归无极” ( 见图1 0 ) 。《 先天太极图》之阴阳鱼, 在此有两种解释: 其一, 下为黑鱼, 是为未修炼之坤体; 上为白鱼, 乃经修炼去芜存菁之乾体。其二, 下为黑鱼, 象黑中有白点之坎卦 椾 , 此白点乃天一生水之元精; 上为白鱼, 象白中有黑之离卦 楀 。身中阴阳之气经过不断的炼化, 五气朝元, 取坎填离, 直至圣胎脱体, 虚空粉碎, 由 转化为视之不见, 听之不闻, 搏之不得, 无状之状, 无物之象的无极 。《庄子·内篇·逍遥游》 : “ 北溟有鱼, 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 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 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 不知其几千里也; 怒而飞, 其翼若垂天之云。是鸟也, 海运则将徙于南溟。南溟者, 天池也。 ”同样可说明修炼的过程与,境界。在太极之子午线标出五点, 由下向上分别是: 凡、 技、 真、 道、 圣 。在“ 凡” 需要真师授予修真之口诀( “ 技” ) , 方能一步步迈向归“ 真” 、 合“ 道” 、 成“ 圣” 之路。太极之阴阳鱼正可说明《 逍遥游》 的“ 化” , 北方属水, 黑鱼象北溟, 其中有鱼, 其名为鲲。白鱼象南溟, 鲲化为鹏, 鹏向南溟而飞升, 在中外的神话中, 鸟皆是作为一种精神之超脱的象征, 故鲲化为鹏的过程也是《 无极图》所示之“ 炼精化气” 、 “ 炼气化神” 、 “ 炼神还虚” 的内丹修炼过程。

  “太极图”既然流行得如此久远、如此广泛,自然它的起源和流变问题就成了人们的兴趣焦点。在考察它源流之前,应弄清楚“太极图”的名称和图形的关系问题。这里有两种情况,一是同一名称,却指不同图形,被称作“太极图”的除了阴阳鱼图形外,还有五层图形(即习惯上所称的“周敦颐太极图”)、空心圆图形、黑白半圆图形等(实际上后几种图形被称作“太极图”的时间大大早于前者);一是同一图形,却有不同的名称,如阴阳鱼“太极图”,早期称作“先天图”、“河图”、“先天自然河图”、“先天自然之图”、“古太极图”等;五层“太极图”又称“无极图”、“太极顺逆图”、“太极顺生图”、“丹道逆生图”等(当然两类太极图的图形各自都稍有差异)。



马文海——部分文学集(军人退伍、军魂依在)

14145527

友情链接